追蹤
~★天使不會飛☆~
關於部落格
*哪裡的天空是我所嚮往的 ~★
  • 159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晚上別在學校亂闖

又因攝影設備不能放置於高溫,因此,攝影教室的冷氣永遠是整所學校最冷的,也許是因為如此,那兒總是流傳著不經查證的恐怖謠言。   傳說,農曆七月的晚上,攝影教室這棟房子,特別的陰森,每年的這段期間,那兒總是會發生一些莫名奇妙的事情,舉例像是,學生晚上留下來沖片,被沖片用的酸性藥水潑灑到眼睛,不然就是,留下來趕著沖片的同學,在攝影棚內,聽到源源不絕的快門聲音……諸如此類的事情,總在這段期間發生。   「我真的不要去啦!」阿里死命的搖頭,說什麼也不答應女友阿莎的要求。   「你是不是男人呀!我們要恢復案發現場呀!」阿莎說的是理直氣壯。   「案發現場?既然是案發現場,去了也只會發生事情呀!」阿里再次駁回阿莎的話。   「胡說八道,我們去了是要去追查真相,有了真相,就不用擔心考試被當了。」阿莎在心中打著如意算盤。   「可是……」阿里的話還沒說完,阿莎就插口了:「如果是男人,就別說那麼多。」   說完,阿莎頭也不回的走向教室的門口,接著說:「晚上六點半,攝影教室門口見。」揮揮手,只留下阿里一個人在原地,無奈的嘆氣。   昏黃的天空,雲朵在陽光的照耀下,帶了點粉紅色的羞怯,陽光逐漸西移,緩慢的被高大的建築物遮掩住,只見偏紅的天空,卻曬不到溫暖的陽光,微微的晚風撲面,竟有著不屬於夏天的寒意,使的攝影教室前的兩人不禁打了個寒顫。   「阿莎……我們走啦……」阿里心中充斥著不安的感覺,他扯著阿莎的衣袖說。   「你要走自己走,今天我一定要弄個明白。」甩開阿里的手,阿莎想也不想的往裡面走去。   看著阿莎的背影,阿里只好壯的膽子,跟著進去。   攝影教室是位在整棟樓的最裡面,外面有兩間放置器材的器材室,對面是被視為禁區的就保健室,很少人進去過那間保健室,資質比較深的老老師們總是說,那是一間被詛咒的教室,不知道是真是假,有些同學說,那是用來嚇唬學生,不讓學生接近的藉口,有些學生卻說,晚上在那裡聽到女孩的哭聲。   阿里被阿莎牽著走入第一間的器材室,裡面擺滿了科內的石膏像,只有熟悉的臉龐,卻喊不出任何名字,說陌生不陌生,說熟稔不熟稔。   「阿莎,我總覺得它們盯著我們瞧耶!」阿里東張西望,心中總是有著抹滅不去的害怕。   「胡說,我怎麼覺得它們和早上一樣,動也不動。」阿莎白了阿里一眼。   「可是我……」阿里的話還在嘴邊,還未脫口,他就看到阿莎後方的鐵樓梯,晃呀晃的,說時遲那時快,鐵樓梯竟然就這樣朝阿莎滑了下來,眼看就要砸到阿莎了,阿里連忙將阿莎推到一旁。   "乓啷"的一聲,鐵樓梯應聲倒地,這也讓阿莎嚇了一跳。   「我……」阿莎跟阿里異口同聲的說。   「我想這是意外。」阿莎告訴阿里,同時也安慰著自己。   「是嗎?……」阿里有些疑惑。   不理會阿里的疑惑,阿莎執意要去另外一間器材室。   這是一間專門擺著學生畫的畫的教室,裡面掛著水墨,放著畫布,疊了一疊又一疊的水彩,有些凌亂,卻仍然有分類堆好。   「這是我以前畫的畫油畫耶!」阿莎拿著一張畫著碧海藍天的油畫,高興的指給阿里看。   看向阿莎,阿里瞪大著眼,滿臉的驚悚,誇張的張著大嘴,說不出半句話。   「你是怎樣,看到我畫的畫有這麼訝異嗎?」阿莎好笑的看著阿里誇張的表情。   「不……是妳……妳後面呀!」阿里只著阿莎的後方,緊張的說著不完整的話語。   回頭看,只見一張木製畫框的油畫,裡面畫著一位披著紅薄紗的女人,那張畫隨著不知哪裡來的風,搖動著,掛著畫的螺絲釘,不知為何,像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有內往外推,眼看就要掉了,阿里想也不想,整個人撲向阿莎,將阿莎撲倒在地。   阿莎一臉驚魂未定的,看著落在地上,破碎不堪的畫,她半張著嘴,同樣說不出話來。   「我……我剛剛看到那女人……那女人在笑。」阿里握著阿莎的手,兩人的手都充滿冷汗,脈膊同樣的快速跳動。   阿莎無言的瞄了阿里一眼,眼中有些害怕,嘴邊卻滯留著笑意。   「我們還是走吧!」阿里再次提出離開的要求。   阿莎又再次甩開阿里的手,什麼話也沒說,嘴邊的笑意像是渲染了整張臉,她失控般的放聲大笑,一邊笑,她一邊跑向攝影教室。   沒拉住阿莎,卻又擔心會發生事情,阿里只得追了上去。   「阿莎!」阿里從器材室,追進了攝影教室,教室內沒有開燈,一切就像暗房般的昏暗,只有一盞暗紅色的小燈,照著一面鏡子,以及……鏡子前的阿莎。   看著阿莎無神的面孔,阿里竟有些陌生,他緊張的想要接近阿莎,熟知,他一前進一步,阿莎就往後一步,這使他根本無法靠近阿莎。   「這裡,讓我的頭好痛。」阿莎張著嘴說,傳入阿里耳中的聲音,卻不是阿莎的聲音,只見阿莎手指著鏡子的邊框,仔細看,上面有著鮮紅色的污漬。   「他拿我的頭撞向那兒,又將我帶去保健室,他不准我說話,所以,就將我的舌頭剪掉,他不准我看,就用湯匙將我的眼珠,挖出來。」阿莎說著讓人弄不懂的話,這使的阿里懷疑,阿莎是不是被"不乾淨的"附身了。   阿里要自己鼓起勇氣,他深深吸了口氣,這才開口:「你……是誰?」   阿莎先是笑了笑,然後開心的看向阿里,眼中閃過一絲藍光。   「安嫙瀅,我是學生會長,安嫙瀅。」阿莎,不!該說是阿莎身上的鬼魂,安嫙瀅,她笑的有些猖狂,有些悲哀。   學生會長?阿里立刻回想起,那位十年前突然不見的學姊,難道……那就是安嫙瀅嗎?   「你知道嗎?他有幫我畫油畫唷!你剛剛有看到的那張,很漂亮吧!」她像是在炫耀的說。   剛剛的畫?阿里想到剛剛差點砸到阿莎的畫,應該是那位披紅薄紗的女人吧!   「可是,他畫完就不要我了,他畫完就把我放入保健室,好冷的保健室。」她低垂著眼眸,表情盡是憂愁,突然,她再次揚起笑容,她拉著阿里的手,跑向那間禁區的保健室。   阿莎的力氣極大,就連阿里這個籃球隊的男生,也掙脫不開她的手。   原以為保健室被鎖鎖上,阿莎是進不去的,孰料,阿莎一個用力,保健室的門竟然就這樣被拆了下來,頓時,藥水味混雜著腐敗的惡臭味,直撲阿里的鼻腔,這次,他終於忍不住的放聲尖叫……   他看到的是一個全身赤的女人,半躺半坐在學生椅上,就跟她剛剛形容的一樣,眼睛被挖掉,只剩下兩個黑色的空洞,嘴角也還有著暗紅色的血漬。   「我很漂亮吧!」她甩開阿里的手,撲向女人的懷中。   「不要!阿莎,不要呀!」阿里放聲大喊,只見阿莎用左手,一點也沒膽怯的挖出右眼的眼球,又將眼球,塞入女人的右眼中。   鮮血由缺了眼球的右眼中流下,滴到了她的衣裳,染紅了純白的襯衫。   阿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阿莎竟然又用她的右手,挖下來自己的左眼,接著,她將眼球塞進了女人的左眼。   只見女人像是有了自己的眼睛一般,眼球竟然能轉動了?!   少了眼珠的阿莎,先是愣了兩秒鐘的笑容,接著,她像是因為疼痛而放聲大叫。   「阿莎!阿莎!」阿里急忙的衝向阿莎,趕緊將阿莎拉離女人的身邊。   「是阿里?!阿里,我的眼睛好痛,我什麼都看不到呀!」阿莎哭著吶喊,淚水混雜著血液流過臉頰。   「別這樣,阿莎,冷靜一點,我們快點離開。」阿里摟著阿莎,正當他要往出口走時,椅子上的女人突然動了,她神速的拉住阿莎的雙腳……   「啊!有東西拉著我的腳。」阿莎緊張的抓著阿里說。   阿里著急的踢著女人的手,卻怎麼也踢開,突然,女人的手一扯,阿莎整個人往後倒,阿里緊張的拉著阿莎的手,怎知,女人的力道極大,一個用力,阿莎的腳竟然從腳踝,支解,霎那間,像是被擠破的汽球,血液就這樣的四溢。   「啊~!」阿莎放聲尖叫,疼痛讓她生不如死。   女人不死心的纏上,這次,她用手環住了阿莎的腰際。   「不!阿里,有東西纏住我的腰。」阿莎顫抖著聲音說。   「放開她,放開她……」阿里用手槌著阿莎腰際上的手。   只見女人的手一揮,阿里整個人飛了出去。   女人一把將阿莎抱在懷中,朝阿莎的脖子咬去,瞬間,她咬斷了阿莎的頸動脈,鮮血噴灑在兩人的白襯衫上,接著,女人低著頭,像是在吸取阿莎的鮮血。   月光透過透明的窗子照射進來,撲在女人跟阿莎的身上,阿莎的臉龐逐漸失去紅潤,阿里全身失去力氣的看著這一幕,無能為力。   隔天早上,阿里被發現倒在攝影教室中,醒來,他已經失去了說話能力,因為,他已經沒有了舌頭,阿莎也就此消失了蹤影。   阿里總是用筆寫著他所看到的事情,可是,大家都認為是他發瘋了,沒有一個人相信。   這一天,他在攝影老師的抽屜找到了一本相簿……是那個女人,那個學姊,她披著畫中的那件紅薄紗,各種角度都展現出讓人心動的風采,那樣的迷人。   「嘿!我們去探討攝影教室的秘密吧!」   又是兩個無知的小孩,又即將要有人犧牲了。   月如此的皎潔,這晚,月光染上了鮮紅,變的如此豔麗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